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亮剑军事网

【九命奇冤】愤奇冤天来初告状 行重贿勒先访官亲

时间:2017-07-20 07:5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军事admin 点击:

  却说天来当下送过润笔银一百两,智伯哪里肯受?天来再三相强,杰臣对智泊递了个眼色,智伯就受了。又坐谈了一会,二人方才别去。走出一箭之地,智伯取出那一百两银子,递给杰臣。杰臣道:“这是天来送先生的润笔,如何给我?”智伯愕然道:“兄既是不要,何故递眼色与我?”杰臣道:“先生有所不知,天来素性拘迂固执,你若是不受他的,他倒要疑心你不同他尽力,所以我劝先生受了。”智伯闻言。也不理杰臣,翻身走到天来行里,当面还他银子。天来大惊道:“先生这是甚么意思?莫非嫌菲薄么?”

  智伯把杰臣的话述了一遍,又道:“我向来代人写状子,不肯受钱的,不过是个抱不平的意思。”天来还要强送时,智伯作色道:“梁兄,你这就错了,难道你看得我还不如一个张凤么?”一句话吓得天来不敢言语,连连作揖陪罪。

  智伯别了去,到得次日早晨,果然亲自送来一纸呈词。天来再三致谢,款待茶点。看那呈词时,上面写道:“具禀人梁天来,禀为虎豪叠噬,抄杀七尸八命事:某悲姓寡人单,居住凌贵兴叔侄肘下,恶听堪舆之言,勒某拆居相让,长伊风水。某念父置子不弃,相拒成仇,屡被势逼,掘破坟墓,斩伐树木,建白虎照明堂,毁拆后墙,填塞鱼池,渡头截劫,掘冈芋,割田禾,抢去玉石花盆,花梨木桌椅,种种欺噬,事事不据。某屡欲誊词上控,为母训所阻,且贫富悬殊,卵石不敌,只得忍止。讵恶十害不休,祸于戊申年六月十八夜,知某母生辰。

  料某归家上寿,纠合强徒焚劫,冤杀七尸八命,蒙台验明在案,有张风亲见亲闻,愿为确证。有此大冤,迫切沥血上鸣。乞恩丙鉴,沾仁无既!”

  天来看罢,再三致谢。智伯道:“梁兄可把他再三读熟,牢记在心,到了堂上随问随答,不可有误!”嘱罢辞去。天来就取呈词细细读熟,好在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来的,不必十分用心,只看了两遍就记得了。于是观着黄知县坐堂问案时,当堂呈上。

  黄知县看罢,对天来道:“你怎么迟到今天,才来补呈?”天来道:“只因家中连丧七人,料理诸多后事,所以耽搁了。”黄知县道:“你这证人张凤,靠得住么?”梁天来道:“是张凤亲见亲闻,坚愿作证,可以随时到案听审的。”黄知县道:“你退去候着吧。”天来叩谢退出。黄知县就当堂签出值日原差陈德,到谭村提凌贵兴去。

  陈德领了牌票,次日一早,带领众小差,来到谭村,到得贵兴家时,恰好区爵兴也在那里。陈德便指挥众小差,把两个押起。爵兴吃了一惊道:

  “请问贵差有甚么公事,到这里为的是甚么事?”陈德冷笑道:“你们做的事,你们自己不知,还来问我!”爵兴道:“话虽如此,你也应该先给公事我们看过,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动起粗来!”陈德在身边取出公事,向桌上一掼道:“你看,你看!”区爵兴取过来一看道:“既是这个公事,我就跟你到公堂走一遭,当堂先告你一个凌辱斯文!”陈德冷笑道:“好个杀人放火的斯文!”爵兴也冷笑道:“你哪一双眼睛看见我杀人放火?你们这些伎俩,只好去吓那不识字的乡下人。须知我区爵兴是个吃惯官司的,回来我只请你们本官发落。”原来陈德进门时,因为公事上有凌贵兴叔侄字样,以为他们便是叔侄两个,今忽听得爵兴这话,知道有误。公门中的人,何等油滑?又听得爵兴语言尖利,连忙改容道:“原来是区大爷,小差奉公行事,身不由主,望大爷恕罪!”说罢,便喝众小差道:“两位大爷,都是读书君子,你们不得无礼!”众小差闻言,一撒手早把两人放了。爵兴便道:“大凡告到官司,虚者自虚,实者自实,总不难水落石出。你既然知道这里凌大爷是个读书君子,那梁天来不知听了甚么人的话,告了这一状,这里免不得要递个诉词,又何必张惶着便来提人?此刻这公事上,又没有提审的日期,你何妨缓一步,到了几时要审,再来关照。等凌大爷自行投到,顺便就递个诉词,这个案不难一堂就可以了结了。”说罢,回头对贵兴道:“贤表侄!可取些茶资送给这位原差哥,让他们也好去吃碗茶。”贵兴向来未曾经过官司,方才陈德一来,已是吓的手足无措,幸得爵兴几句话,说的陈德放了手。才放下了一半心。

  此刻听得爵兴叫他送茶资,就连忙进去取银子,又不知送多少才好。

  此刻陈德在外面,又不便同爵兴商量,自己又不曾经过这个事,一时没了主意,只得顺手取了二百银子,拿了出未,交与陈德。

  陈德双手接过,连忙道谢。心中暗想,“原来是个雏儿,倒是个好主顾。

  将来这案,一堂不结,未免再翻些花样,赚他几个用用。如果这案子迁延下去。好处还多呢。此刻乐得做个人情!”想罢,便陪笑道:“小差本来是奉公而行,并不是斗胆来搅扰,既然凌大爷这般赏脸,就是略缓几天,也不要紧。

  过几天到堂,自然有照应,但请放心!”说罢带领众小差,欢天喜地而去,贵兴拍手大笑道:“这样容易打发的官司,怕他甚的!”爵兴道:“不是这等说,我同贤侄赶紧到省城走一遭,好歹要打点打点。

  他这个告,告得狠凶,不可不防,并不是就此可以了结的!”贵兴连忙同爵兴带了喜来,叫船同往省城,到三德号住下。

  爵兴匆匆往外面去了,直到二更时分,方才回来,满头是汗道:“好厉害!原来这个呈词,系当堂呈递,还没有批,就当堂签差的。我们要递诉词,须得要抄了他的底子来,方好下笔。我今天费了大半天工夫,方才弄到,晚饭还没有吃呢!”贵兴忙叫开饭来,一面取过那呈词底稿去看道,“这个做证的张凤是谁呢?”爵兴道:“贤侄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就忘了这个叫化子?”贵兴道:“哦!原来是他!他有多大前程,敢来同我作对!”爵兴道:

本文地址:/baitai/qiwen/138098.html

服务信息
中纪委通报安徽女厅官 首次使用"缺乏定力"表述

中纪委通报安徽女厅官 首次使用"缺乏定力"表述

美华裔医生迷奸女患者 涉11项重罪被判50年监禁

美华裔医生迷奸女患者 涉11项重罪被判50年监禁

男子用射钉枪杀2人后自首 受害人因射中头部惨死

男子用射钉枪杀2人后自首 受害人因射中头部惨死

朴槿惠狱中行为怪异 意思精神状态出现问题

朴槿惠狱中行为怪异 意思精神状态出现问题

全国多地气温破历史极值 今年三伏天共计40天

全国多地气温破历史极值 今年三伏天共计40天

印高官表态称不能非黑即白 试图给中印紧张关系降温

印高官表态称不能非黑即白 试图给中印紧张关系降温

热门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