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每日最新更新
亮剑军事网

警方查获动物死体 均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时间:2016-09-02 10:4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军事  点击:

警方查获动物死体 均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警方查获动物死体,全部都是三有动物。去年9月22日,接到读者反映情况后,记者再次对逸东酒楼非法经营野生动物一事进行采访,发现该酒楼仍在非法经营野生动物。于是,记者来到呼和浩特市森林公安局,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当天值班的民警,希望立即出警到逸东酒楼进行检查。民警向该局高福锁局长请示后说:“我们的民警都在外面办案子,如果必须现在去,只能联系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去。”

  随后,记者联系到赛罕区森林公安局,该局民警赶到后,当场从逸东酒楼查获野鸡20只、半翅99只、雁4只、鸭子5只、鸟2箱。对于查获的以上鸟类死体,赛罕区森林公安局让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做初步鉴定,结果为:豆雁、石鸡、蛎鹬、毛腿沙鸡和环颈雉,全部都是“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为了能够确定所查获鸟类死体的真实身份,它们之中是否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同时也为了给长期关注此事的读者一个明确的答复,本报向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提出申请,希望带上查获的鸟类死体,去南京市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做种属鉴定,并确定保护级别。

  因为要带上冷冻的鸟类死体去南京做鉴定,为了不让死体在行程中融化,就必须乘坐飞机前往。记者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联系后,工作人员说只要给所带的鸟类死体做个动物检疫报告就可以带上飞机。为此,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与记者找了多家相关检疫机构,但是没有一家愿意做这个鉴定。最后,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多方协商,机场方面才同意记者一行带上鸟类死体前往南京。

  11月12日,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记者与赛罕区森林公安局张殿富、李志勇两位民警,终于带着查获的其中15只鸟类死体,乘飞机前往南京市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该鉴定中心的黄群教授将我们带去的鸟类死体放到实验室里。11月13日,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我们带去的鸟类死体进行专业鉴定,结论为:送检样本可分7种,样本1为毛腿沙鸡;样本2为普通秧鸡;样本3为尖尾滨鹬;样本4为花脸鸭;样本5为绿头鸭;样本6为环颈雉,以上6种均属于国家“三有动物”。样本7为白额雁,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当晚,民警张殿富来到记者所住的房间,他对记者说:“鉴定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的稿件能不能等一下再发?因为以前都是按“三有动物”办的,只进行了罚款,现在鉴定出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这就不一样了,回去后我们要向呼和浩特市森林公安局进行汇报。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立案的,并且按照程序走。至于对逸东酒楼如何处理,回去后我们再商量。”11月14日下午,记者与两位民警一起从南京乘飞机回到呼和浩特。

  11月16日上午,就逸东酒楼非法经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一案,记者采访了赛罕区森林公安局的杨磊队长。杨磊队长告诉记者:“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呼和浩特市逸东酒楼非法经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对此事我们以刑事案件立案,并且展开了调查。今天上午,我们又到逸东酒楼进行了检查,这次我们在该酒楼冷库里只查获两只野兔,没有发现其他野生动物死体。同时,我们将该酒楼王会义经理控制住,等待酒楼法定代表人李忠印回来接受我们的调查。我们调查得知,10月12日,该酒楼取得了《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但是因为他们非法经营野生动物在前,所以作为案件调查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该酒楼的《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收回。该酒楼从经营开始到现在共出售多少只野生动物,其中有多少像白额雁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这些野生动物总值是多少钱,他们从中非法经营所得利润是多少,我们将逐一调查核实。现在我们掌握的单据中,没有显示运输野生动物死体具体的种类,只有总数和价格,也没有入货、出货单,现在我们查到的第一个汇款单是今年3月份的,但是王会义经理说他们除了集中购买外,零星购买时就没有任何单据了。经过调查,该酒楼出售的野生动物死体大部分是从哈尔滨市一家供货商处购来的,被控制的王会义经理说哈尔滨市供货商是他们老板李忠印联系的。我们将通过黑龙江省林业厅森林公安局,到哈尔滨市供货商处查他们给逸东酒楼汇过来的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并且对该供货商进行调查,我们正在与对方接洽中。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陆生野生动物制品的,应当立案,现在即便只有一只白额雁,也足够立案的,也够定罪的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价值是该动物的保护价乘以16.7,白额雁的保护价是80元,这样4只白额雁的价值是5433元。至于其他“三有动物”,因为没有相关依据,它们的价值暂时没法定。至于嫌疑人该如何判决,那要看司法部门如何审判,跟我们没关系。现在该酒楼已经不经营野味了,至于关停酒搂,我们没有这个权利,这应该归工商部门负责。”

  11时30分许,记者询问李忠印为什么还不到,杨队长说:“大概是找人去了,不管他们找谁,我们都会按照程序办案的,但是我们只是侦查机关,其他部门就不归我们管了。”民警张殿富说:“上次查获的4只雁都是白额雁,这个案子我们会按照程序办的。”随后,记者见到了逸东酒楼申请下来的《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单位名称是呼和浩特市逸东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李忠印;经营性质是个体;经营方式是生产、批发、销售;经营范围是梅花鹿、马鹿、环颈雉、鹌鹑、野猪、鸵鸟、野兔、狍子;发证日期是2009年10月12日;发证机关(签章)处盖有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植物保护管理专用章。

  11月17日,杨磊队长告诉记者:“昨天下午,我们询问了酒楼法定代表人李忠印,他说他不知道这些事情,酒楼虽然是他开的,但是员工的招收、工资的发放、酒楼的管理他都不清楚,都是酒楼的经理说了算。至于酒楼里被查获的白额雁,他说是一个客人带来让他们加工的,当时我要求他找出这个客人,我们要进行询问时,他却说隔的时间太长了,现在找不到了。李忠印说‘不知道’、‘不清楚’的话,这说不过去,即便是存放、加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已经够罪了。之后,李忠印说以前一个姓黄的好朋友在他那里当经理,货是他联系的,他走了以后,才由现在这个经理负责,前一段时间姓黄的人回老家出车祸死了。现在嫌疑人王会义已经取保候审,呼和浩特市陈姓供货商已经找到了,准备尽快对其进行询问。”当日下午,杨磊队长告诉记者:“我们已经询问了陈姓供货商,并且做了笔录,他的货都是从河北过来的,手续都有,他以前开了一家店,但在我们查完后就不开了。现在我们只有将重点放在哈尔滨供货商那里。”

警方查获动物死体 均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警方查获动物死体,全部都是三有动物。去年9月22日,接到读者反映情况后,记者再次对逸东酒楼非法经营野生动物一事进行采访,发现该酒楼仍在非法经营野生动物。于是,记者来到呼和浩特市森林公安局,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当天值班的民警,希望立即出警到逸东酒楼进行检查。民警向该局高福锁局长请示后说:“我们的民警都在外面办案子,如果必须现在去,只能联系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去。”

  随后,记者联系到赛罕区森林公安局,该局民警赶到后,当场从逸东酒楼查获野鸡20只、半翅99只、雁4只、鸭子5只、鸟2箱。对于查获的以上鸟类死体,赛罕区森林公安局让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做初步鉴定,结果为:豆雁、石鸡、蛎鹬、毛腿沙鸡和环颈雉,全部都是“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为了能够确定所查获鸟类死体的真实身份,它们之中是否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同时也为了给长期关注此事的读者一个明确的答复,本报向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提出申请,希望带上查获的鸟类死体,去南京市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做种属鉴定,并确定保护级别。

  因为要带上冷冻的鸟类死体去南京做鉴定,为了不让死体在行程中融化,就必须乘坐飞机前往。记者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联系后,工作人员说只要给所带的鸟类死体做个动物检疫报告就可以带上飞机。为此,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与记者找了多家相关检疫机构,但是没有一家愿意做这个鉴定。最后,赛罕区森林公安局民警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多方协商,机场方面才同意记者一行带上鸟类死体前往南京。

  11月12日,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记者与赛罕区森林公安局张殿富、李志勇两位民警,终于带着查获的其中15只鸟类死体,乘飞机前往南京市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该鉴定中心的黄群教授将我们带去的鸟类死体放到实验室里。11月13日,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我们带去的鸟类死体进行专业鉴定,结论为:送检样本可分7种,样本1为毛腿沙鸡;样本2为普通秧鸡;样本3为尖尾滨鹬;样本4为花脸鸭;样本5为绿头鸭;样本6为环颈雉,以上6种均属于国家“三有动物”。样本7为白额雁,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当晚,民警张殿富来到记者所住的房间,他对记者说:“鉴定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的稿件能不能等一下再发?因为以前都是按“三有动物”办的,只进行了罚款,现在鉴定出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这就不一样了,回去后我们要向呼和浩特市森林公安局进行汇报。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立案的,并且按照程序走。至于对逸东酒楼如何处理,回去后我们再商量。”11月14日下午,记者与两位民警一起从南京乘飞机回到呼和浩特。

  11月16日上午,就逸东酒楼非法经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一案,记者采访了赛罕区森林公安局的杨磊队长。杨磊队长告诉记者:“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呼和浩特市逸东酒楼非法经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对此事我们以刑事案件立案,并且展开了调查。今天上午,我们又到逸东酒楼进行了检查,这次我们在该酒楼冷库里只查获两只野兔,没有发现其他野生动物死体。同时,我们将该酒楼王会义经理控制住,等待酒楼法定代表人李忠印回来接受我们的调查。我们调查得知,10月12日,该酒楼取得了《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但是因为他们非法经营野生动物在前,所以作为案件调查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该酒楼的《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收回。该酒楼从经营开始到现在共出售多少只野生动物,其中有多少像白额雁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这些野生动物总值是多少钱,他们从中非法经营所得利润是多少,我们将逐一调查核实。现在我们掌握的单据中,没有显示运输野生动物死体具体的种类,只有总数和价格,也没有入货、出货单,现在我们查到的第一个汇款单是今年3月份的,但是王会义经理说他们除了集中购买外,零星购买时就没有任何单据了。经过调查,该酒楼出售的野生动物死体大部分是从哈尔滨市一家供货商处购来的,被控制的王会义经理说哈尔滨市供货商是他们老板李忠印联系的。我们将通过黑龙江省林业厅森林公安局,到哈尔滨市供货商处查他们给逸东酒楼汇过来的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并且对该供货商进行调查,我们正在与对方接洽中。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陆生野生动物制品的,应当立案,现在即便只有一只白额雁,也足够立案的,也够定罪的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价值是该动物的保护价乘以16.7,白额雁的保护价是80元,这样4只白额雁的价值是5433元。至于其他“三有动物”,因为没有相关依据,它们的价值暂时没法定。至于嫌疑人该如何判决,那要看司法部门如何审判,跟我们没关系。现在该酒楼已经不经营野味了,至于关停酒搂,我们没有这个权利,这应该归工商部门负责。”

  11时30分许,记者询问李忠印为什么还不到,杨队长说:“大概是找人去了,不管他们找谁,我们都会按照程序办案的,但是我们只是侦查机关,其他部门就不归我们管了。”民警张殿富说:“上次查获的4只雁都是白额雁,这个案子我们会按照程序办的。”随后,记者见到了逸东酒楼申请下来的《内蒙古自治区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加工许可证》:单位名称是呼和浩特市逸东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李忠印;经营性质是个体;经营方式是生产、批发、销售;经营范围是梅花鹿、马鹿、环颈雉、鹌鹑、野猪、鸵鸟、野兔、狍子;发证日期是2009年10月12日;发证机关(签章)处盖有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植物保护管理专用章。

  11月17日,杨磊队长告诉记者:“昨天下午,我们询问了酒楼法定代表人李忠印,他说他不知道这些事情,酒楼虽然是他开的,但是员工的招收、工资的发放、酒楼的管理他都不清楚,都是酒楼的经理说了算。至于酒楼里被查获的白额雁,他说是一个客人带来让他们加工的,当时我要求他找出这个客人,我们要进行询问时,他却说隔的时间太长了,现在找不到了。李忠印说‘不知道’、‘不清楚’的话,这说不过去,即便是存放、加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已经够罪了。之后,李忠印说以前一个姓黄的好朋友在他那里当经理,货是他联系的,他走了以后,才由现在这个经理负责,前一段时间姓黄的人回老家出车祸死了。现在嫌疑人王会义已经取保候审,呼和浩特市陈姓供货商已经找到了,准备尽快对其进行询问。”当日下午,杨磊队长告诉记者:“我们已经询问了陈姓供货商,并且做了笔录,他的货都是从河北过来的,手续都有,他以前开了一家店,但在我们查完后就不开了。现在我们只有将重点放在哈尔滨供货商那里。”

本文地址:/new/shehuixinwen/107204.html

更多关于“警方查获动物死体”的新闻阅读:
服务信息
中国远征军血战腾冲历史老照片

中国远征军血战腾冲历史老照片

民国时期 广告美术字体设计

民国时期 广告美术字体设计

自研雷达——513雷达

自研雷达——513雷达

自研雷达——112雷达(原称572)

自研雷达——112雷达(原称572)

自研雷达——104雷达(原称581)

自研雷达——104雷达(原称581)

自研雷达——203雷达(原称586)

自研雷达——203雷达(原称586)